不闻江湖却恩怨不断 指上江湖的爱恨情仇

1

  不太会写这种东西,全当叙事视角慢慢写出来了,可能会看的比较累

   

  这个事是在 【楚留香-IOS-侠客行-天地化舟】发生的。

   

  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有些日子了,事件本身早就变了不知多少味,有的以讹传讹,有的道听途说,版本早就五花八门,甚至有些始作俑者都没办法统一说辞了。

   

  本来到这边其实也还好,游戏的事游戏里处理,不管游戏里是打是骂终归只是游戏而已,但现在不闻江湖恶心程度已经到达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开始在现实里恶心我帮里的小伙伴,打电话骚扰,发短信骂人,去微博留恶评,甚至去别人工作的地方雇佣水军刷差评,已经严重影响到我帮会里小伙伴的正常生活,事做到这种份上实在毫无下限可言,为一个手游做到这份上堪称一绝,引用渊夏的话毕竟网络能杀人。

   

  怕大家看不懂人际关系还是先给大家说下几位当事人吧方便大家看事情缘由经过和发展。

   

  肥肥怪=前不闻江湖长老

  困鹤=肥肥怪现实前女友,三生断桥雪副帮主

  渊夏=肥肥前徒孙现实朋友,不闻江湖帮主

  季染衣=肥肥的前徒孙现实朋友,不闻江湖副帮主

  咣咣撞大墙=渊虾网恋女友,不闻江湖帮主夫人

  云裳=不闻江湖大佬

   

  这个事情主要起因应该算是咣咣撞大墙引发的,然后有帮里大佬无脑护以至于变成现在的局面,这样说应该算是比较客气的了,至于这个妹子是怎么混到我们这个团体里的我也说一下让大家有个清晰的定位,咣咣跟渊夏是在另外一款手游【荒野求生】上聊语音认识的,至于怎么就变成网恋男女朋友细节我就不公开了,就这样他们关系确认又转战了一个又一个手游最后来到楚留香。

   

  在更早些还没出楚留香这款手游的时候我就已经和咣咣撕过,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在玩这个游戏,听渊夏说很漂亮我也只是在夏渊手机看过照片,但是声音嗲嗲的是我最不喜欢的类型,但夏渊希望我跟他女朋友合好,那就和好吧,她管我叫大爷,我管她叫事精,后面的日子大家一起天天开语音玩游戏好像也就没发生过什么。

   

  我基本天天都是跟渊夏和咣咣上QQ一起语音玩这个游戏,加上渊夏在剑网3本来就跟困鹤认识也算个亲友,所以大家一下就混熟了。也就季染衣美国时差跟我们不太对得上时间,在一起玩的时间比较少。

   

  现在可以开始说说事情经过了。

   

  关于咣咣撞大墙的第一件大事,是一天咣咣和季染衣吵架,然后咣咣来找我哭诉,我去找季染衣说情被怼了回来,渊夏和咣咣一起退帮找我商量怎么办。渊夏舍不得他创建的帮会所以回了不闻江湖,事主咣咣被渊夏和我安排去了三生断桥雪避避风头。

   

  到了三生断桥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困鹤把三生里面一个她不喜欢的人踢出帮,困鹤没答应也没办法拒绝就下了这个妹子长老的权限。

   

  到了三生的第二件事,咣咣进帮后困鹤给她上了洛神称号,但三生之前没有过洛神和云中君,被管理凉舟不知情的情况下了洛神改上精英,凉舟被咣咣骂不是东西没资格下她洛神,凉舟解释后道歉,困鹤也道歉并且重新给咣咣上回洛神。

   

  到了三生的第三件事,咣咣进了三生断桥雪的微信群,发起了群投票【奖品获得一个深入了解帮主机会】然后帮主就去加了咣咣微信,聊了几句咣咣没回,隔了几天才回句怕被男朋友打断腿。

   

  关于咣咣在三生发生的这些事。下洛神和所谓的被帮主撩都是解释过,也道歉过,虽然当时我不知道三生的人错在哪,我也权当事过去了没在细究,而咣咣一面跟三生的人打得火热开玩笑互动,一面跟男友渊夏哭诉被欺负被骂还被撩更被骂不是个东西,以至于渊夏直接找上我,我比较清楚咣咣的性格,也就任渊夏吐槽没说什么,而过了几天后咣咣也回到了不闻江湖,也跟我讲过,在那玩的很开心,还跟困鹤亲自道谢并且道别才回来的,我也就夸了下她懂事了。

   

  关于咣咣撞大墙的第二件事,是关于三生断桥雪被祈君开了帮战,这件事情我开始不怎么清楚,我是在困鹤那得知三生损失很多宝钞后,去找渊夏了解事情的。大概事情经过是三生的一个妹子叫鹤清莲在祈君的人摔死救助的时候开了杀了人,然后祈君找三生要求踢掉这个妹子的时候,这个妹子就自己退帮了,妹子在退帮会的时候,副帮主初如觉有做过挽留,但妹子坚持要走,所以也就没强留,但祈君内部没沟通好,开帮战的管理不知道已经退帮了就打了这场帮战。

   

  前面也说过,咣咣在三生的微信群玩得火热,大家也都认识了,三生被发帮战后,群里也很多人在吐槽为什么人都走了还要开这场帮战。咣咣在群里看到这个事情后就在群里说晚上会带十个高战前来三生去找祈君打回帮战,替三生拿回宝钞,那时咣咣的形象简直不要太高大上。

   

  在我找渊夏谈这件事的时候,渊夏已经与咣咣说好晚上带十个高战去帮三生打帮战了,当然十个人里面肯定是有我和咣咣的,但是我对这个游戏机制还不太了解,而三生那边基本没有什么战斗力一群副本风景玩家,我就要求渊夏直接开祈君的帮战,他拒绝并且许诺十个不够就让我带二十个过去,高战任我选我就答应了就跟困鹤说,晚上我会带十个高战过去帮忙,困鹤告诉我她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差不多我前脚跟困鹤说这事,后脚渊夏就找我说退帮再进帮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参加帮战,就不去三生了,直接用不闻江湖发祈君帮战,困鹤也退帮过来一起打了这场5分钟的帮战也证实不需要等三小时才能帮战这个说法,开祈君帮战到结束我都有在跟祈君的人聊,到最后总结也就是三个帮管理渊夏(不闻)困鹤(三生)译圣(祈君)讨论出不清楚当事人已经退帮的情况下开了帮战,一来一回算是扯平,和平收场,大家互加好友权当误会一场过去了。

   

  本来事情结束了,困鹤就要回三生去的,刚好刚上了九点的平乐宴,就一起参加了,就这个时候咣咣在帮会频道里骂人,云裳附衬,当时都不知道她们俩在骂谁所以也没人搭理。她们见无人搭理便跑到了QQ群上骂三生断桥雪,前前后后是是非非全部推给这个帮会,并问大家不闻凭什么为他们开这个帮战,因为这个帮战起因渊夏并没有在帮会交代过,咣咣这一问就引起了共鸣,许多人开始追问缘由。

   

  到这就其实已经很迷了,这个事前因后果咣咣在三生群里看的一清二楚的情况下决定去帮三生找回面子,但就因为没按照她的说法由她去出这个头,反而是我跟渊夏带人打了帮战没跟她说就翻脸了,也说过我很清楚咣咣的性格,到这我就跟渊夏沟通好了,由我站出来承担这个锅,而且这个帮战其实也是为我打的,那么我就告诉告诉大家帮战是我上他渊夏帮主号宣的帮战,并且我道歉退帮,有什么事找我就好了。

   

  渊夏跟我当时还算有默契,我退帮后据说不闻骂三生骂得很凶,我也不闻不问,因为我相信当时的渊夏,他跟我承若安抚好咣咣再让我回去,就让我先在外面玩一会等他的说法就行。

   

  对于咣咣这种人前一套善脸,人后一把匕首的行为其实已经恶心到我了,但碍于渊夏实在没办法多说什么,也就刚好困鹤在不闻江湖有个亲友看到了这出闹剧就全程转发给了困鹤,困鹤找我问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就说等渊夏处理完给个说法就好了,其他事情我们也不要再过问了。而且三生的帮众还以为是咣咣带头打的这场帮战把她捧上天了都快。

   

  而在我退不闻之后没多久,咣咣找上我来,要求我听她解释,还加了我QQ号好友,但事情就摆在那,我就没理她并告诉渊夏。渊夏一直说很烦很烦让我别理咣咣,等他处理好我回去就是,我也就不好继续说什么,就去睡觉了。

   

  差不多睡到凌晨就醒了,看到渊夏还在线就拉了他语音想问问他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他也回答搞定他媳妇了,但我还不能回不闻。我说行吧搞定了就好,那我就刚好去三生那边玩几天,就开困鹤的号把我自己拉进了三生,然后就跟渊夏聊聊天扯扯蛋。

   

  大概到中午,渊夏去接了一个电话,转头回来就炸了,告诉我咣咣一上线就被人连续悬赏二次,我好不惊讶因为这个其实是日常了,但刚好赶上这个事情,渊夏一口咬定这个事是三生断桥雪的人做的,但知道这个事的就我肥肥怪,困鹤,渊夏,咣咣,还有不闻江湖QQ群的人反观三生断桥雪的帮众还在为咣咣拍手叫好,试问谁能悬赏咣咣,而且困鹤号都是我双开在日常。但渊夏不听,连发了十几个悬赏给三生的帮众们,其中还有忘记匿名的悬赏被人找上门质问渊夏也没去搭理过。而渊夏给我的解释是一个人一周被发的悬赏次数是有限的,把困鹤和三生帮众杀几次给咣咣看看她或许气就消了,我勉强也答应了,也叫渊夏悬赏我一次截图给咣咣看,希望这个事到这能消停了。

   

  事情到这里还算是圆满,毕竟大家都是现实朋友,渊夏那会表示相信我和困鹤并让我跟困鹤道歉,他也是没办法,困鹤理解,大家都希望事情到这结束是最好的,渊夏也承若就这样了不会再生事端了。

   

  又过去一天后,我在三生微信群看到咣咣骂我骂三生,三生的帮众都很迷惑,而且还带着很多不闻江湖的人一起在骂,骂得还很难听,事情这样就已经瞒不下去了,我就直接连了渊夏语音想质问他,没想到他当时很爆炸,反倒骂起了我和三生断桥雪。。。因为我去睡后没多久,咣咣又被人悬赏了,渊夏更加肯定这事是三生断桥雪所为,反观三生断桥雪微信群已经炸开,原本帮自己的人为什么开始撕起了自己~

   

  既然当时渊夏这个帮主已经无力制止事情继续恶化,我便退了帮会去找了副帮主季染衣要求回不闻了解事情经过被拒绝,原因是咣咣给我扣了很多锅,我在不闻的名声已经很差,没办法让我回帮会,如果要回就叫我自己去找渊夏说。

   

  事情闹成这样已经到处都吵得不可开交,我便拉了渊夏和季染衣三人语音,再次要求回帮了解情况,因为咣咣要出一时之气就牵连那么多人已经没意思了,我的意思大不了我回不闻把锅全背了让咣咣冲我一个人来就好。季染衣表示我如果坚持回不闻可以,要渊夏先站出来给我洗白,把事情说清楚,去解释他为什么要开这个帮战,而季染衣去找困鹤了解帮战起因,她会给大家一个合适的说法平息这个事。

   

  再来对困鹤他们帮会发生的这些事我感觉挺抱歉的,本来是打算帮忙,结果因为咣咣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就觉得算了吧,我感觉有点不太好意思,平白无故给人惹了那么多祸,大家还是别一起玩了,我就回不闻去了,困鹤也尊重我的决定,大家以后各玩各的,互删好友。

   

  但总是发生些莫名其妙的事,在我跟困鹤聊天的同时,不闻的大佬云裳来密聊困鹤,直接就骂困鹤说要把她杀到退服???季染衣也来找困鹤说,表示不闻江湖作为前十大帮需要个交代,会开三生断桥雪帮战???

   

  我还没缓过来就去找季染衣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季染衣说她已经没办法了,云裳大佬要为咣咣出头,她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让我做出个选择,是去选徒孙还是选前女友。

   

  当时因为咣咣的事情,已经搞的几个当事人好几天没睡好觉,就说我都两天没怎么睡了,我又去找了渊夏想问问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渊夏当时很炸,不想跟我多说什么,但是承若我不会开三生断桥雪的帮战,让我安心去睡觉。

   

  对于季染衣要求我做选择这个做法,我实在没办法接受,虽然我已经打算回到不闻回到他们身边,但我的底线是大家互不打扰各玩各的,而不是因为咣咣的小公主脾气还有大佬要出头就把事情强行扣给三生断桥雪这个帮会。

   

  我睡后没多久,不闻江湖对三生断桥雪发了帮战,渊夏微信给我留言,说是被大佬云裳逼着开的帮战,要我别生气别炸,冷静下来,等他回厦门他会亲自来找我解释,有什么事都赖他好了,什么锅都他来背。

   

  事情发生到这,我已经不想玩这个游戏了,也觉得很没意思,渊夏和季染衣觉得我在逼他们,而我觉得他们也在逼我,渊夏之前确实跟我亲如兄弟,季染衣也确实一直敬我为师祖,但因为些小事演变成这样,我们之间的感情确实也没办法继续维系下去了,我做了选择,离开徒孙们去了三生断桥雪,删了他们好友,以为大家还能互留一片温存不再打扰。

   

  渊夏当初向我借钱还钱次数还挺频繁的,最后一共欠了我1270。本来我也懒得要了,借钱玩游戏把游戏分不清游戏现实,又有什么意思。然而我刚回三生断桥雪的晚上,不闻江湖又宣了一场帮战,到这次也就是第二场帮战之前我和困鹤都没跟三生断桥雪的人解释为什么一直在挨打,为什么一直被悬赏,但是真的没完没了,就大致跟三生的帮众解释了一下情况。

   

  大家既然朋友都不当了,你欠着我钱,我也没找你还,你还跑来锤我,那就世界来波喇叭,大家先把帐理一理,要打要骂再继续,我一刷不闻帮主欠钱还发帮战的事一下就引起了轰动吧算是,不闻的人纷纷说要提帮主还钱让我发支付宝,最后还是渊夏自己把钱还我了,那我也觉得还算ok啊,既然大家两清了,那你们开帮战打我,我骂你们你来我往呗,渊夏一面跟不闻说不要跟我吵,一面喇叭我说就算我刷他欠钱不还也不会对我出手的。。。一面说不找我事,一面开帮战锤我,这样的双关实在有点。。。我本来跟不闻骂了半天你来我往都没什么事,但就渊夏这一句基本把我裱了起来还堵到我无语,实在佛性,是在下年轻了!

   

  至于后来三生断桥雪这个帮会已经散帮了,困鹤也不玩了,号本来是想卖掉的,被我拿来玩当个奶爸了,现在我们大多小伙伴都到了【我们的纪念】

   

  事后渊夏和季染衣找来了我的徒弟,也就是不闻江湖在剑网3的创始人,来找我谈谈我刷喇叭让渊夏还钱的事让我反思下影响多不好,虽然我徒弟当时一心想让我们和好,而渊夏和季染衣说我不管做什么他们也绝对不会对我这个师祖出手,但在楚留香这个游戏里的事发展到我八环外的亲友都知道了,而我的私事大半也都给暴出来了,我是不相信一个网恋女友能知道我这么多东西呵,一些我当初掏心掏肺说给知己的话现在被些阿猫阿狗当黑料编排加戏,让一些分明就是领盒饭的命却偏偏跑来接了个龙套活的小丑有了许多出镜的机会,所以所谓的不出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咣咣和云裳大佬给我幕后加了多少戏我就都接了吧,我会一件件去坐实省的你们替我惦记。

   

  至于不闻江湖这个帮会id,早已违背了我徒弟创立的初衷,不闻江湖事且听风雨意这才是真正的不闻江湖,一个亲友们的归宿。至于不闻从所谓的前十大帮变成现在的全区第二大帮,发生过什么,我就不说什么了,本区的小伙伴应该都清楚,其实我挺羡慕有些人没心没肺还能活得好好的。

   

  如若不相信我所说不妨来天地化舟,用你们的双眼亲自看看。这里的故事远比我所说所绘的更加精彩。

今日推荐 更多
荒野乱斗 类型:3V3 MOBA 厂商:Supercell 下载专区

小编点评 《荒野乱斗》(暂译,原名:Brawl Stars)是芬兰知名游戏厂商Supercell最新公布的手游作品,这是一款3V3团队对战MOBA游戏,竖屏操作快节奏的战斗、易于上手的操作都是为手游平台量身打造,三名玩家组成一队和其他队伍展开对抗。